logo mic.png
F2004_143_edited.jpg

花城:德索‧博佐奇的廣州攝影

博佐奇是一名奧匈帝國的海軍軍官,他離開香港後先前往

廣州,再到福建、上海及北京旅遊,沿途記錄各地的

鄉村風景、城市面貌以及風土人情。這位攝影師熱愛

大自然和建築,尤其是清代街道景致以及在路上

遇見的人們。博佐奇的攝影喜好流露出這位早期歐洲旅人

身處異域文化之地所懷興奮心情和好奇心。

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於 2016 年舉辦的《昔日影像:匈牙利

攝影師德索.博佐奇在香港》展覽廣受好評;有見及此,

本館現再進一步呈獻更多由德索. 博佐奇

於 1908 年至 1909 年間在中國沿海地區拍攝的照片。

《漫遊中國沿海:德索‧博佐奇的旅遊攝影 一九零八至

一九零九》展覽曾於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至

二零二零年二月九日於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馮平山樓展出。

這兩次有關博佐奇攝影的展覽和出版項目獲得匈牙利駐港

總領事館慷慨贊助,由布達佩斯的

費倫茨霍普亞洲藝術博物館與本館攜手合辦。

德索‧博佐奇醫生在廣州的日記節錄

「在廣州渡過的三星期無疑是我在中國期間最令人難忘

的行程之一。在這廣闊的國度裏,沒有一個城市比廣州

令人着迷。在這裡你可以體驗到真正的中國文化和人民

生活方式!儘管農曆新年的節慶活動在香港經已結束,

但作為中國唯一的法定假期,廣州還是保留了傳統習俗,

各式商店都會在新年期間閉店三星期去慶祝。因假期的

關係改變了這城市平常急速的生活節奏,我認為這是乘船

遊覽珠江的最佳時機──我打算用三天的時間去探索珠江

支流之一的西江。直到今天,這趟旅城仍然是我此生

最美好的回憶之一。」

「第二天早上,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艘

停泊在附近的白色蒸汽船,船尾懸掛著

一面法國國旗隨風飄揚。

船員和物質已經準備妥當,我們只需要帶上睡衣,

毯子和洗漱用品等個人用品上船。我們的船首先開往

三水的方向,計劃在第二天的早晨抵達,上岸後再轉

乘火車繼續行程。我們的船從廣州出發,沿著蜿蜒曲折

的河流行駛,光是行駛時間便需要花上一天一夜。」

「修長窄身的舢板是我看過

最有趣的海上交通工具。船上

堆滿柴支或麻布袋,重得幾乎

把船給壓沉;船的外面則掛著

數尾長一米半的大魚。

illustraction 01.jpg

這河流是如此寬闊,航行途中屢次看不到對岸。

皮膚黝黑的船伕戴著遮陽的大帽子,通常一行

十二人,兩兩坐在舢板的末端划船。一批批苦力

坐著划槳船順著水流而下。岸邊站著無數的苦力,身上拴著的粗麻繩連接著一艘大帆船,他們正

用盡全身的力量拉著這艘船逆流而上。」

從遠方眺望,塔樓的剪影交錯在群山之中,山下則是

小鎮和村莊。灰色瓦頂的民房之上能看見山上的高塔

和堡壘。下午四時許,我們的船停泊在瑞欣市雄偉的

灰色城牆跟前。城牆周圍雜草繁生,後面有座日久失修

的高塔,倒影完整的映在波平如鏡的河面之上。」

「眼前兩旁的峽谷使眼前寬闊的河道

突然收窄,讓我想起多瑙河上的鐵門。

急速的水流打在陡峭的懸崖上,水花

竄升到半空中。

F2004_182.jpg

「我們爬上其中一座小山丘俯瞰這城市的全景,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遍延綿不斷的稻田。絡繹不絕的行人猶如顔色鮮艷的小蛇,在蜿蜒交錯的提防上行走。我揹著安裝好在三腳架上相機,拍攝已經準備就緒。但是,無論我多快能把相機設置好,那些漂亮的中國姑娘總比我快一步從鏡頭面前逃開,或者用她們的絲巾遮臉。很可惜,我無法把這些美麗的境況用我的相機記錄下來。」

F2004_152.jpg

「第二天早晨,我來到了甲板上呼吸

一口新鮮空氣,真是個美好的方法去

展開一天。然而,這景色對當地人來

講已經是見怪不怪,他們是不會理解

對於我們這些外國人來説目睹這壯麗

的景致是多麽的奢侈。頭頂上是一片

清澈澄明的藍天,暖暖的陽光灑落在

我們的身上。吃過一頓豐富的早餐後,我們帶著愉悅的心情沿住河堤而走,

兩旁的棕櫚樹和榕樹爲我們遮蔭。然後我們順著左邊小溪旁的山道拾級而上。

illustraction 04.jpg

沿途景色千姿百態,令人嘆為觀止。

走著走著,你可會發現幾間日久失修

的涼亭出現在昏暗的叢林當中,亭外

都懸掛著有中國書法裝飾的牌匾。

踏在長滿青苔的台階如同踏在波斯地毯

一樣的,我們踏上去時並沒有發出半點

聲音。登頂後我們跟前是一條高聳壯觀

的瀑布,急速的水流打在石頭上,回音

響遍千里。」

「我們的船抵達了虎門──珠江三角洲的海口。港口兩旁

山巒上的堡壘都設有巨大的克虜伯大炮作防禦之用。船駛

一些奇形怪狀的山丘之後,風景漸漸變得比較平靜悅目。

當看見沼澤穿插在交錯的支流當中,便知道我們已經進入了

珠江三角洲的範圍内。航行途中我們偶爾會瞥見青蔥茂密的

稻田,周圍長滿了美麗的香蕉樹;也會看見中式的村落和在

裏面灰色外牆的佛寺。英國巡洋艦,魚雷艇和蒸汽駁船在

洶湧的波濤中航行,跟我們刷身而過。」

「眼前色彩絢麗,奇幻且令人驚嘆的景致

是無法以筆墨來形容的。我相信世界上沒有一個地方能媲美我在這裏的看見的景色。

滿城沸沸揚揚,人們的叫喊聲此起彼落,熱鬧的街道遍佈飄揚的旗幟。船上正進行祭祀河裏神明的儀式,鞭砲在一片鑼鼓聲中燃放。這是個令我畢生難忘的回憶。僅憑體驗這個儀式已是出發到廣州一趟的最佳理由。畢竟旅游在這個年代是如此方便,而且價格便宜,絕對是一個非常容易作的決定。

我們的左邊是風景宜人的沙面島。四十年前,這裏還是一個未成形的沙洲。歐洲人將該區改造成一個名副其實的世外桃源。雖然沙面的面積不大,只有長一千米、寬三百米,但整個島嶼是個環境優美的公園,擁有豐富的熱帶植物物種。島上樹影婆娑,那些高雅別致的別墅皆有巨大的棕櫚樹作爲天然的遮陽屏障。」

「方形的大廳中並列了五百尊真人比例

金色羅漢像。每個羅漢的面前均放置

了個精緻的陶瓷香爐,裏面燃燒中的香

散發出陣陣芳香。

一些羅漢有著奇異的外觀。有個額頭上長了第三隻眼;

一個有兩張臉;一個手臂異常的長,手心中間長了顆眼珠;另外一個眉毛長至及地;還有一個用雙手把胸前的

傷口扒開。」

「我們沿著城牆拾級而上,

城門前老舊生鏽的鐵炮被

雜草和灌木叢遮蓋住。我們

登上在城北的五層樓 (鎮海樓),

頂樓可以一覽整個廣州的全景。

illustraction 05.jpg

廣州猶如一個千變萬化的萬花筒,隨意走著

都會碰上新鮮有趣的人和事。我敢言,不曾

來過廣州的人根本不算瞭解中國。靠近城中央

有一鐘樓,我們登上其天台遠眺,這裏的景觀

總有點説不出的奇異。從這裏我們可以看到

一些殘缺破舊的房子,屋頂上交錯著密密麻麻

的電線,皆是這個千年古城的一部分。」

illustraction 02.jpg

「我們左手邊的城區建滿了雅緻優美的白色小房子在樹蔭之下。這些房子之間的街道看起來非常乾淨舒適。真是個特別的區域啊!可是,這些街道上空蕩蕩的不見半個人影—皆因這裏是被稱爲死亡之城的永勝寺,又怎麽會有活人出現在這些供奉給先人的房子呢?

我們決定進入這些房子一探究竟。房間中間有一個

祭臺,上面有正在點燃中的香和旁邊擺放了水果、

米飯和茶等貢品。祭臺兩側放著竹製紙扎的侍女、

馬匹和轎子,準備在葬禮儀式上焚燒給先人。安放

遺體的厚木中式棺材被放在一面有刺綉裝飾的布簾後。」

「經過一些昏暗迂迴的巷子和發出惡臭的水窪後,我們來到了建在城市邊緣著名的陳家祠。

宏偉華麗的陳家祠需耗資數百萬來建造,設計

風格富傳統的中國特色。正門前有一對大理石和

花崗岩的門柱,柱上刻有龍紋和獅子紋的浮雕。

穿過門廊,我們來到了一片寬敞的院子,院子裏的

大理石欄杆都飾有精緻的雕刻;院子的末端是一座

氣勢磅礡的寺廟。寺廟的屋脊裝飾了華麗的手繪

彩色琺琅淺浮雕牌飾,牌飾上面雕刻了上千個精細

的人物和中國的山水風光爲背景。」

F2004_165_edited.jpg

「大門開放的正殿中的三面牆皆是延伸到天花的祭壇,上面放有成千個淺綠色的祖先牌位,祖先的名字以金色墨水寫在牌位上。精美華貴的靛青色燭臺和比人還要高的陶瓷花瓶之間放滿了無數祭品;刺繡精美的紅色絲綢祭壇布上放置著大大小小的杯子和碗子,裏面盛著供奉于先人的麵包、水果、飯菜和茶。陳家祠的規模在中國可説是無與倫比的,即使是跟皇室的宮殿對比也過之而無不及。」

 

陳家祠祖堂

展覽策展人:羅諾德博士

數碼展覽策展人:康婉瑩

網頁設計與插圖:康婉瑩

德索・博佐奇日記翻譯與編輯:

Elizabeth Szász、Krisztina Sarkady、Adrian Hart、康婉瑩、林嘉琪及馬德松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2020 by University Museum and Art Gallery,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Address: 90 Bonham Road, Pokfulam, Hong Kong

Tel: (852) 2241 5500 Fax: (852) 2546 9659 Email: museum@hku.hk

©2020 by University Museum and Art Gallery,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